羽墨玄心

玩耍须知【必点谢谢🙈】
不是文手,不高冷,欢迎加扣扣1059696129愉快玩耍
无敌杂食,接受安利
画画写文一概不会
瞎扯出自己的脑洞
如不适者不要找我我怕伤了您的玻璃心请直接走左上角
博客封面lofter作者ID:gna
欢迎大家找我玩!

开屏惊
十连出两sr【捂脸】

没错又是我🙈求眼熟!
很感谢点了小红心小蓝手的小伙伴!我旋转跳跃疯狂撞墙!
内个我想要评论【不你】求建议🙈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总觉得怪怪的……所以请见谅!
我这次是来发糖的!

  


        也许人生都是命中注定的吧。
  韩信身子倚着青丘之上的一颗樱树,暗自叹气。
  自那天起,青丘上已经没了狐族。
  也没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已是黄昏,寂静的青丘之上似乎还能听闻喃喃的青莲剑歌。
  一瞬好像还看见那人的身影立在山顶。
  是错觉啊……韩信眼帘微垂,他因又想到了那年的一战,几天未眠,睡意朦胧。
  韩信不禁握紧手中李白的酒葫芦,里面早已没了酒。
  还记得以前的调侃,笑说他腰间装有狐族灵魂的容器是个酒葫芦。如果这个葫芦正装着狐族灵魂,兴许他还能重现于世。
  不过只是......想法罢了。
  远远地望见一团火般的云彩。
  而且……还在迅速移动。
  韩信揉了揉眼:“几天没睡……估计是眼花了……算喽,回去补觉。”玩世不恭的他始终忘记不掉被自己亲手杀害的狐族之长。
  他起身,却闻一声:“韩信。”
  对韩信总稍有点不耐烦,惰懒,也果断的声音。
  是他……?
  韩信觉得自己入了梦境,也许是没有醒来吧。他拍拍自己的头,笨重的铠甲而造成的轻微的疼痛让他一惊。
  “李白?”他回头,望见了一头白发。
  虽然变了一身行头,可韩信还能认得出来。他朝思暮想,怎也触碰不到的家伙,竟又这么出现在面前。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李白面无表情,也不算是过于冷漠,“罢了。父亲唤我来认识一下与我族联谊的龙族长子。我是李白,字太白,还请以后与我族互帮互助。”
  是吗……已经不认识我了?也对,几千年了,转世嘛……韩信苦笑。
  “韩信,字重言。”
  “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韩信转身,他不想面对这个被他辜负了的家伙。尽管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狐族之长,可面对着这样一尊容貌,总觉得胸口闷闷的。
  就像前世,刘邦辜负他了一样。现在的德古拉伯爵……不敢再次面对韩信。
  可是,当看到李白与同族的一女子亲密时,另有番滋味。
  那种刺骨的痛,是他从未感受到的。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李白注意到了一旁的韩信,他面带微笑着说:“韩信,这位是与我订婚的昭君姑娘,大家彼此认识认识。昭君,这位是龙族长子韩信。”
  韩信愣了愣,以至于忽略了接下来的对话。
  反正也与他无关。
  命运真是捉弄人。
  视野忽的模糊几分。
  “喂喂,发什么呆呢,赶紧使出你的拿手绝活,去把大小龙偷了啊。”
  眼前忽的出现凑地几近的脸。
  韩信明显一惊。李白退后了几步,微微一笑,就如前世向他介绍王昭君的时候一样。
  可是,这笑,是对韩信笑的,是因为韩信才会笑的这么发自内心。
  “怎么?被本剑仙的容貌迷住了?”
  “太自恋了吧你。”韩信环顾四周,顺带看了一眼小地图。
  啧,有人偷塔。
  “你赶紧管好塔去吧,人都偷完了,说好的上路李白呢。”
  “好嘞,您好好把大小龙拿到手哈。”李白嗤笑一声,位移离开了。
  “青莲剑歌!”
  唉,谁知道我怎么会有前世的记忆……知道太多可不好啊……韩信困扰地想着。
  不过,至少证明我俩倒是挺有缘分的。人生啊人生,真是造化弄人。
  韩信握紧手中的长枪,活动了几下身子。
  啊,准备结束战斗了。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但只是与他一起,不是无法实现的吧?

糖好不好吃!【不你】
希望大佬们能给我这条咸鱼一点建议!!bug也可以提出!!!【咸鱼式摊:)】
或者给梗也可以!如果能写的话一定会写的!
谢谢你们的支持【鞠躬】

旅行青蛙梗【新手写文慎入】

新手上路🙈没尝试过cp文,时间线是情人节前
人设归地丑,ooc归我
如果以下都适应

  “旅行青蛙”无疑是最近十分火爆的游戏,还盖过了王者荣耀这响亮的名号。
  莫不是出于好奇:什么游戏能比我们王者峡谷有趣?这一点,也许众人也不会沉浸在养蛙的世界里。
  以至于在战场都没了许多不安分的家伙的身影。
  比如说——李白。
  哦你们帅气的剑仙大人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一只蠢萌蠢萌的青蛙打call。
  也对,如果想到了怎么还会作死尝试?比如像韩信在狄仁杰面前光明正大偷鲲一样。
  最近王者峡谷可算是冷清,韩信不偷鲲了,刘邦不耍流氓了,张良不栓狗链子了。
  这天怕不是要塌下来。
  我倒知道天没塌,青蛙可是蹬鼻子上脸,地位估计比天都高了。
  当然只是对于沉迷养蛙的人来说。
  今一早,便能看见李白在街道上摇摇晃晃的身影,他拿着手机,不时地灌上一大口酒,好不快活。
  细看手机屏幕,便能依稀看清青蛙的大概轮廓。
  天哪噜你这么爱青蛙怎么不和青蛙过日子。
  好吧其实李白不会和青蛙过日子,也许会跟某位同名的家伙明撕暗秀。
  李白有两只蛙,一只讲日文,毫无技术含量地叫white,另一只是中国本地的,叫韩跳跳。
  当然第二只的存在没人知道。至少李白认为应该没有人会知道。
  尽管到处撩妹,心中总还惦记着一人。
  那个总是和他抢野,抢buff,抢大龙小龙的韩重言。
  可李白不知道,韩信的蛙,一只叫jumpjump,一只叫太白。
  没错,李白,字太白的太白。
  总之两个人都只知道对方养了一只蛙,名字,和自己有关。
  殊不知,还有另一只蛙,名字,和对方有关。
  真是可惜喽这两人,连养青蛙都是如此有默契,却败在自己。
  自己怕对方不敢接受。
  “君主,今天的奏折批完没有?”
  “子房~今天能不能减少……”
  “不能。”
  “诶……”基佬紫仓鼠邦失落地低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到了王者峡谷还摆脱不掉奏折……”
  “怎么,君主有意见?”
  “不会啊……如果没有奏折,良怎会一直守在一旁催促,所以我拖着是为了看到子房啊。”
  隐约看到张良的脸微红,却犟着没说一句话。
  刘邦得意地笑了笑。
  其实他还是在耍流氓。
  今天韩信心情不好。
  不仅因为看到邦良两人,虽也是微微皱了眉。
  还因为……临近情人节,他韩信这样一个无所不偷的厉害角色,竟然连cp都没有?就算有了心上人……
  如果是他……会有很多小姐姐陪着吧?韩信暗自叹气。
  他不知不觉却晃荡到了街上,这地方,跨越时代,没有比赛时,许多人都会聚集在这里。
  人不是很多,总的英雄也就那么几个,韩信远远地便望见一摇晃的身影。
  “哟,韩信啊。”李白瞄了几眼手机,走到不远处打了个招呼,顺便暗自让手机待机。
  他正给自己的跳跳蛙收三叶草呢,结果就碰上了正主。
  “这么闲啊?”李白难得又叼着那根草,话有些含糊不清。
  韩信不语,场面一度尴尬。
  当心上人问:这么闲啊?该如何回答!?急!在线等!
  这怕不是个冷场王。
  鬼知道他上天入地,无所不偷的韩跳跳为何我败给这样一个沾花惹草还专业冷场的醉鬼剑仙。
  不过韩信估计是没那个时间细细琢磨了。
  每次看见李白,都想表达自己的心意,可就是怕,末了,连朋友也做不成。
  今天,他韩信想赌一赌。
  赌一赌,王昭君昨日告诉他,李白养的第二只蛙,是不是真的叫韩跳跳。
  而且,对这只跳跳很好。
  

真的不会写cp文啊🙈还有欢迎大家加我扣扣1059696129找我玩🙈